據說水泥業決定終止與中國時報明年度的新聞置入合約。朋友都勸我該發個不自殺聲明,順便寫寫墓誌銘。想想也有道理,墓誌銘自己寫,可以好好擦妝抹粉寫得正氣凜然,總比後人拼拼湊湊寫得亂七八糟好。

朋友說,你啊,踢爆人時用字遣詞那麼有力,感覺很聰明,但實際本人卻溫和娘泡反應慢少條筋,每次看到本人就失望。這是真的。我的文章跟我的人常常對不起來,這跟生命歷程有關,要我簡單說,我會形容自己是「披著記者外衣的社工員」(我沒考照,不然就可以叫社工師)。

我很不愛講自己的事,很重隱私,許多身邊認識10年以上的同業朋友也都不瞭解我的私生活,臉書上曝光的也只有家裡那幾隻貓跟我的報導,如果不是不得已,我一點都不想對別人說自己的事。而這個不得已,是一些我原本就預期中的抹黑言論正迅速襲來,只要抹黑成功,被打下浪頭,緊接而來就是黑道與司法。朋友都勸,你放了新聞置入這把火,跟全部媒體與眾多財團作對,擋人財路,此時你只能時時讓大家看到你,讓輿論保護你,你才會安全,一旦被抹黑打下,不只安全堪慮,連想訴求的新聞置入如何影響社會,也會被抹成是挾怨報復,再也無力改變任何事。

我那群朋友是聰明人,說得很有道理,所以,我不得不寫墓誌銘,好好美化我自己這個人,並公諸於世。

大家可以先去網路上搜尋一篇老報導:「一名記者的觀察 我認識的李子春」,那是我10多年前在老東家ETtoday當旅遊記者時寫的報導,原文已經消失,現在大多是當年轉貼的報導。如果你懶得搜尋,我有附上網路上找到的連結。裡面主要是講2004年李子春檢察官要傳喚陳水扁出庭作證的事,但也短短交代一下我當年在台北市婦女救援基金會當社工員時,跟人口販子、老鴇、被迫賣淫少女,以及檢察官、律師、立委等等人的接觸過程。

是的,我不是唸新聞,我唸社工。我也不是社會菁英,我從小就不會唸書,英文很爛,高中讀的是開南商工夜間部補校,這是當年著名的不良少年學校,但現在開南很棒,我當年的同學也都很有出息的在社會上默默貢獻自己當安分守己的好公民,有好幾位也是臉書好友。

我專科唸的是實踐社工,這是我開南畢業後很不容易才努力唸書重考考上的吊車尾學校,但現在的實踐很棒,我們同學也都很優秀,大家在市府社會局工作或在民間社福團體或在商場上默默貢獻自己。

我待過教養院接觸過許多腦性麻痺等個案,待過精神病院每天很有精神,待最久是台北婦女救援基金會,之後因緣際會進入台北市議會當議員助理,最後才轉來媒體當記者,一開始跑社會局與社團,最後才轉來跑旅遊美食。

因為唸社工,我對人一直很溫和有禮貌很娘泡,但我骨子裡一直是個顧人怨的抓耙子。在教養院,我看不慣院長為省錢不讓還有不錯功能的蒙古症兒童上學,吵架沒用後,我直接去內政部社會司檢舉他。在精神病院,我看不慣院長健保局與家屬兩邊收錢還給病人吃得極差,吵架沒用後,我去找議員,由議員帶媒體來作秀踢爆,取消了那精神病院的健保補助,改善了一些環境。當議員助理時,我也忘不了某個壞老鴇,於是找來台北市政府警察局的督察,兩人一起研究法條,把一家當年收容被強迫賣淫女孩的娼館用正當的法律規定把它抄掉。

我這一生的職場生涯,就是抓耙子人生。唯一沒被我踢爆抓耙的,就是做受刑人家屬服務的紅心字會、做買賣人口、婚暴與慰安婦的婦女救援基金會,還有ETtoday。現在要我捐款給社福團體,我也會選紅心字會跟婦女救援基金會。

記者外衣下,流著的是社工的血,所以我寫的報導常被罵混帳。

10多年前去採訪曼波魚季,我沒有好好寫曼波魚多好吃,卻去寫海洋文化與海鮮文化之差異,寫「翻車魚的憂愁」,結果害當年曼波魚季辦不下去,花蓮縣政府網站被罵翻,連帶影響屏東黑鮪魚季。我的立場是,當政府以觀光行銷之名,鼓勵漁民去追殺某一特定生物,這會造成海洋生態失衡與過漁掠奪。那之後,我的臭名在花蓮與東港漁民間傳播開來,指責我影響漁民生計並阻礙觀光發展。但我不在意,因為那個發展方向本來就很扭曲。

10多年前我去採訪墾丁,結果我沒寫墾丁多好玩,反而去批評水上摩托車呼嘯而過嚇跑魚群,造成藻類過度衍生遮去陽光,影響珊瑚生長,加上墾丁是全球唯一轄區內有核電廠與夜市的國家公園,還有不正確的工程打壞佳樂水蜂窩岩、讓風吹沙不再有沙,結果讓墾丁國家公園在官網首頁掛聲明足足掛了一年,我也被墾丁觀光業者罵賤人,但我不在意。國家公園的生態,比水上摩托車業者的發財還重要。

6年前玉山國家公園要參與世界新七大奇景票選,號召全民去灌票,就在氣勢如火如荼時,我寫了一篇「投玉山一票我反對」,我的理由是,這活動的主辦單位怪怪的,而且世界新七大奇景辦網路票選,包含珠穆朗瑪峰、黃石國家公園、戈壁沙漠與撒哈拉沙漠都未上榜,反倒韓國濟州島氣勢如虹。這真的是七大奇景票選嗎?還是點滑鼠大賽?況且國家公園推保育,比推旅遊名氣更重要。報導一出,我被國家公園體系的人罵敗類,全民都在為台灣之名奮戰只有我在扯後腿,但我不在意。幾週之後,這個主辦單位被踢爆財務有問題,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公開與它劃清界線,最後韓國濟州島被列名世界新七大奇景之一,但這是榮耀還是好笑?

3年前,我從旅遊轉跑美食,接手大約半年後,我就連續在4個月內為同一家飯店寫了不只3篇非常正向且積極的報導,結果到了這幾天,我才知道我因此被罵狼心狗肺忘恩負義。我不介意,我的理由是,當我為一家各界都肯定,卻因個人恩怨而遭中時封殺並羞辱了10年的飯店與主廚,寫回他應有的尊嚴榮耀,而且剛好配合它被法國外交部列為台灣四家最佳法式料理與三十週年傳承等新聞議題,這樣被罵,我也不悔。

這段時間對於誇我的、罵我的留言,我都不會刪,只會說謝謝。在我眼前一個更重要的目標是,不應該放任新聞置入危害社會,不該讓中時高層羞辱基層記者與編輯的狀況持續下去。

我沒有好學歷,沒錢沒勢,本人說起話來溫和娘泡反應慢,但我跳出來面對新聞置入與中時欺壓勞工,要的不是想當英雄烈士,我只是要爭一口氣,要抗爭不當調職,要揭發新聞置入的醜惡。如果不站浪頭也能平安,我只想在家摸貓做木工,但現在,我不得不站在眾人看得見的地方,這樣我才能安全,才能幫更多的中時勞工,與曾受中時置入報導傷害的企業與個人爭這口氣。

我不清高,我也曾寫置入,收禮物拿獎金,我也曾在報社不給見報的壓力下,去拉過台灣觀光協會美食展置入廣告,幾個月之後又去寫旅展壞話說他們把旅展辦得像拍賣場,被很多人罵忘恩負義;我也曾在年輕時作出對不起好朋友的事,也曾女友不斷但現在穩定交往中,也離過婚,會酗酒,曾是30年的老菸槍但已戒掉,家裡火災過,有養四隻貓,寫過白癡無腦報導,還有過非常多的缺點與罪惡,但接續下來的抹黑,我也不會再回應,只會說謝謝。

只是想再跟大家說,非常難得,我們放起了一把火,如果能趁著這個氣勢,讓更多人看到新聞置入的危害,並揪出媒體圈裡的壞份子,為什麼不做呢?我想請大家再多給我資料。

再聲明一次,所有檢舉的事證資料,第一優先,是我會用所有力量維護您的隱私,所有的動作之前,我都會徵得您的同意,這是社工倫理。然後,我會努力去爭取與串連專業人士,或勞團、或司法,或意見領袖,請大家一起來幫忙爭一個道理。

這兩天信箱裡已開始出現的關鍵字有王嶠奇、吳根成、陳敏郎、傅崐萁、鄭文燦、何煖軒、味全…….,還有一些其他敏感關鍵字。上述這些關鍵字不代表他們有任何違法或要受指責,只是有些值得再好好查證的關鍵字,這些調查也許要好幾個月或好幾年。如果大家願意信任我,願意再給我更多的資料與證據,資料愈多愈豐富,查證時間就能有機會更加速。

我是披著記者外衣的社工員。我也怕死,但不怕事。我不會自殺!如果我死得像自殺,可能是我家的貓有參與,她們幾隻最知道我的睡姿。

如果各位覺得這個不自殺聲明與墓誌銘寫得還可以,幫自己抹粉抹得算漂亮,就請再幫忙分享這一篇報導「中國時報 請停止踐踏媒體尊嚴」,讓我們維持氣勢,別讓這個改變契機消失,謝謝大家。

想提供資料給我,請E-mail:catdrawer@gmail.com,Line ID:catdrawer(貓抽屜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