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新聞置入如何改善,問了一些學者與專家,思考了一些問題,目前淺見如下。但在這之前,想先談一下近況想法。

這陣子有一些媒體、出版社與學校老師,分別邀請我接受採訪、寫新聞置入探討文章或到課堂分享想法,我都婉辭了。我對新聞置入議題並無獨到見解,只是恰好置身其中。如果不是因為看到「水泥業是環保業」這樣的誇張標題,如果不是不以記者身份拉廣告就要遭霸凌羞辱並被調職與威脅開除,我也許會跟多數人一樣選擇息事寧人。

起身揭露新聞置入的醜惡面,花了我近4個月時間去蒐集證據,證據愈多,看到愈多新聞置入的危害,就愈心驚。我不覺得自己榮耀或勇敢,反而對傷害許多基層同事與企業覺得難過,他們多數無辜,是媒體經營者與高層不守倫理開了這扇門,才造就這個弊端。傷害他人是一個很大的心理壓力,如果不是家人朋友支持與堅定理念支撐,很難走下去。

這段時間,我收到非常多留言,也才知道原來好多同業先進都是因為受不了新聞置入而離開媒體圈,年輕記者的新聞正義豪情也常常折損在這些業配文中,最後導致台灣媒體品質江河日下,並讓基層記者承受無腦、妓者、智商30等污名。

只要有國家、有社會,就一定會有媒體存在,媒體不會因為被羞辱而消失。目前台灣還有很多充滿理念的記者,與其以羞辱污名的方式氣走這些有尊嚴的記者,成為劣幣驅逐良幣的幫凶,倒不如改以行動支持的方式留下他們。整個台灣媒體環境的改善,需要大家一起來幫忙。底下是一些粗淺想法與建議。

1.支持獨立媒體與獨立記者

透過公、私部門或大眾資助的「新聞發展基金」,來建立一個可以支持獨立媒體或獨立記者的體系。

例如香港這個「立場新聞」https://mystand.thestandnews.com ,它就是由讀者贊助的非牟利新聞網站。簡單這樣說,當你信任某位記者或某家媒體,願意每月贊助一位記者100元,這時,只要能匯集500人,就能有5萬元薪資去養一個記者,這名記者就能無後顧之憂去採訪新聞,寫出公正報導。當你發現這名記者不公正,就可撤掉資助,讓他滾蛋。或當你發現他愈來愈公正且專業,就能增加資助,讓他有更多財力去做更專注的投入與報導。這也是目前正風行於美國的模式,希望未來也能引進台灣。

2.支持修法!

如何辨別哪一條新聞是置入?坦白說,沒辦法!在媒體巧妙包裝下,置入新聞可以完全像真實新聞,如果沒有內部員工踢爆,幾乎無法分辨。目前規範新聞置入的法源主要是預算法第62-1條以及廣電三法部分條文,但即使有規範,罰則極低,也不易被查到。至於廠商用來影響政策、股價、搓洗負面新聞、以金錢操作新聞等手法幾乎無法規範。因此希望未來若有修法機會,可以更全面且嚴格看待新聞置入對社會的危害,並設置「窩裡反」條款且提高罰則,鼓勵媒體員工出面揪出新聞置入黑手。(政大劉昌德教授提供的更精準說法是:「納入吹哨者保護法規(例如研議中的公益揭發保護法或揭弊者保護法等),鼓勵媒體員工出面揪出新聞置入黑手。」

3.媒體自覺:新聞就是新聞 廣告就是廣告

媒體要能自覺,把新聞當商品出賣自己的公信力,這種殺雞取卵作法撐不了幾年。黃哲斌最近新寫一篇文章,他很客氣,希望不要特別介紹,但同意我引用底下這段他的敘述:

這兩年偶爾有人問及,國外諸如《紐約時報》等大媒體,還不是跳下來作「原生廣告」?既然如此,新聞置入行銷又有啥好丟臉?我的回答是,所謂「原生廣告(Native advertising)」,是由媒體專責部門(而非線上記者),代廣告主策劃內容、設定主題、精心採寫,而不是直接抄寫新聞稿。

更重要的是,無論在紙本或網站上,一定會清楚標示,不管是「付費文章(Paid Post)」或「贊助內容(Sponsored Content)」,或台灣常用的「廣編特輯」,總之必須讓讀者知道,這是廣告,不是新聞。

例如《紐約時報》這一則原生廣告,放在他們的「品牌專區(Brand Studio)」,最上方有「付費文章」字樣,網址也標示「paid post」,最下方標註「紐時新聞與編輯團隊不涉入本文內容」。

而且,他們收費很貴,2014年,他們只做了五十則原生廣告,價值一億八千萬美元;而非如部分台灣媒體,一字八元十元,像是機車殺肉廠的零件,就混充在日常版面裡賤售。

附上幾個專業的相關議題網站連結如下:

媒體觀察基金會 http://mediawatch.org.tw

媒體改造學社 https://www.facebook.com/mediacitizen/

台灣記者協會 http://www.twra.org.tw

祝大家端午節快樂!